现在位置 >> 首页 >> 视频新闻 >> 正文

武汉“最后的修笔匠”:只为笔尖上的坚守

2019年09月22日 16:16    来源:中国新闻网
 
 
 

  【解说】曾几何时,与文质彬彬、气宇轩昂这些辞藻搭配的形象里,少不了整洁上衣口袋里,别一支闪着光亮的钢笔。也许是命运的安排,如今钢笔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一同淡出人们视野的还有钢笔修理工。

  【解说】在武汉市武昌解放路的一栋居民楼内,有一间不到4平米的修理铺,今年63岁的汪俊年靠着父亲传下来的手艺,在这里艰难地守着修钢笔的小店。这条街上,曾经还有三五家这样的手艺店,但如今踪影全无。

  【解说】记者9月21日在汪俊年的修理铺看到,琳琅满目的货架上摆满了各种修理配件,小铺子里除了汪俊年和他半米宽不到的工作台就再无落脚之处。铺子是汪俊年的父亲传下来的,到如今已半个多世纪,周围的老街坊对他们父子相当熟悉,就算是搬走了,想修个钢笔,还是会找回来。

  【同期】老街坊 张女士

  我们那个时候(修钢笔的)很多,现在就不多了。像他这就蛮稀少了。有的是金笔,有的是人家送的它的纪念意义都不同。当时买的时候,有的东西(钢笔)还是很贵的,你说丢了又可惜了,所以说让他修一下就还可以再用。

  【同期】修笔匠 汪俊年

  有的是家里人留下来的它有纪念意义,他(们)不愿意换(新的钢笔),在都有一定的历史。现在外面有钢笔卖,他(们)不要(买新的),他(们)非要觉得有纪念意义,不愿意换。

  【解说】“英雄”“派克”“永生”“金星”……这些在岁月深处,渐渐无从打捞起的钢笔名字,躺在汪俊年的工具箱里。汪俊年在工作台前,一手握住钢笔,一手握住修理工具,凝视着指头夹住的笔尖。尖端的缝隙宽一丝,字迹就粗一分,缝隙窄一丝,字迹就细一分。看上去,修理钢笔不过是对付几个简单的零件,但对汪俊年,足够的耐心和细心,却要几十年的功夫。

  【同期】修笔匠 汪俊年:一般都是笔头子坏了,再就是汲水的容易坏,再就是中间的接口容易破损。就这几个方面。有的(零件)要换,有的(零件)跟它粘一下,再笔头子坏了非要换,坏了就要换。

  【解说】汪师傅说以前修钢笔是个很紧俏的职业,人们人手一只钢笔,挂在胸口的口袋里非常时髦。随着时代的发展,现在使用钢笔的人越来越少。

  【同期】修笔匠 汪俊年

  那时候一般的人还用不起钢笔,那除非是一般的老师干部才能用,那有时候挂个钢笔还是算是蛮(有身份)的。现在用的人都没有了,现在基本上就是学校的老师学生,练书法就用下子钢笔。

  【解说】一元钱、两元钱、三元钱……微薄的修理费如今更像是一种简单的问候。对于钢笔,汪俊年的坚守里,有一个手艺人的倔强。

  记者郑子颜湖北武汉报道

 
 
 
  编辑:裴春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