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各地 > 正文

20岁跨越重洋上山拜师 美国90后赴武当学艺十年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16日 09:38 来源:楚天都市报
杰克(中)等外国学生练习武当武术

  □楚天都市报记者 戎钰 通讯员 何洋

  编者按

  经国务院批准,自2017年起,每年6月的第二个星期六设立为“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今年非遗宣传活动的主题是“非遗传承健康生活”。

  中国是拥有世界遗产类别最齐全的国家之一。那些凝结着历史、技术和艺术的文化遗产,记载着璀璨的中华文明,镌刻着民族的文化记忆。而保护和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既是非遗代表性传承人的使命,也是每个普通人的责任。

  今日起,楚天都市报推出《非遗传承有你有我》系列报道,带你认识那些在非遗传承事业发光发热的人和他们的故事。

  想象这样一幅画面:当年初疫情严峻、很多人彷徨不安时,一位头顶挽着发髻、蓄着长长胡须的男子,身着古风练功服,在武当山的一处僻静角落苦练功夫。这位男子,是来自美国的90后杰克·平尼克。

  武当武术是第一批被纳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重点项目。多年来,国内外大批武术迷常驻武当,成为武当武术的民间传承入。在上周举行的湖北省“文化和自然遗产日”非遗宣传活动上,楚天都市报记者了解到,杰克·平尼克等几名外国学生,在疫情期间一直留在了武当山。

  记者辗转联系上杰克。他用略带湖北口音的中文说:“那段时间,留在武当山反而是件好事。”

  不信命运,但信中国人说的缘分

  在个性须发的衬托下,杰克·平尼克看上去像是一位得道高人。其实,他生于1990年,是个意气风发的美国小伙。

  杰克在电话中告诉记者,10年前,他在美国老家上网,偶然看到武当武术传承人袁修刚的教学视频,顿时“沦陷”了。“我觉得,我需要去一趟武当山。”他说。

  当时杰克在大学修读商科。但他很清楚,他的未来不是从商。“我们家人都是农民。我小时候看到爷爷奶奶身体不好,一生干重活让他们的身体太累了,背、膝盖都有严重问题。我那时候就知道,人一定要对自己的健康负责任,要管理好自己的身体,要会养生。”杰克告诉记者。武当武术蕴含的理念,让他相逢恨晚,当年就来到了湖北。

  初登武当的杰克,和师父袁修刚简单交流后,直接报了一个学制5年的传统班,而不是几个月的短期培训。这个选择表明,他不是一时冲动,而是真正热爱武当武术。

  “第一次练功的时候,我根本蹲不下去,拉筋时也摸不到脚,劈叉更是不行。那时候就感觉,每件事都好难啊。”杰克说。好在,经过几个月循序渐进的训练,他终于也成了“一字马”达人。

  在杰克看来,武当武术包罗万象,不仅仅是拳脚功夫。“因为练武术,我爱上了道家文化,爱上了中医、中国传统音乐。我现在还在学吹箫、吹笛子、弹古琴,特别特别喜欢。”杰克说。来中国之前,他也了解过少林功夫,经过一番对比,他觉得“我和武当武术更有缘分”。

  记者问杰克,中文“缘分”对应哪个英文单词?他想了一下说:“可能是命运吧?我不相信命运,但我相信中国人说的缘分。我就觉得,我和武当越来越有缘了。”

  疫情时不害怕,有山有树有太阳

  杰克刚上武当山时,是个20岁的单身汉。习武期间,他爱上了一个中国女孩。5年后,他从传统班毕业,带着女友回到美国举办婚礼,并迎来了爱情结晶:一个漂亮的女儿。

  女儿2岁左右时,杰克带着家人重返武当山,开启了他与武当武术的新缘分。他说:“我舍不得这里。虽然我的家人都在美国,我也会想念我的爸爸妈妈、舅舅外婆,但是真的回到美国时,我又特别想我的师父、师兄弟。所以我说,我有两个家,但武当山才是我的老家。”

  目前,杰克作为师父袁修刚的得意门生之一,在武当山道家传统武术馆担任助教,帮助更多外国友人学习武当武术。同时,他也在深入钻研中国传统音乐。

  新冠疫情暴发时,杰克和几名外国学生留在了武当山,没有回到各自的祖国。杰克介绍:“那段时间,留在武当山反而是件好事。我们住在玉虚宫的一个老武馆里。这里很安静,每个人有自己的单独空间,我们各自练功,也不用出门,武当山政府帮助我们解决生活问题。”

  那段时间,杰克每天清晨5时30分左右起床,6时开始练功,练完功吃早饭,饭后又是3小时的练习。“这里有山、有树、有太阳,我们每天坐在树下看看书,一点都不害怕。”他说。

  1月底时,杰克的家人劝他赶紧想办法回美国。后来,他们了解到湖北的防疫措施,便不再坚持,只是叮嘱他不要出门、戴好口罩、多囤食物等。“过了几个月后,变成我跟他们说一样的话,让他们在美国多保重了。”杰克对记者说。

  杰克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一些自己的照片,都是清一色的古风造型,宛如中国武侠小说里的人物。记者好奇这是不是武馆的要求,他连忙否认,解释说这就是他的个人风格。“我喜欢这样的头发和胡子,穿练功服也觉得很舒服。我就算回美国休假,也是这样打扮。有些美国人觉得我很奇怪,但我的脾气是,只要不影响别人,那就按自己的感觉走,而不是去跟随别人。”杰克说。

  武术的“武”字,包含了一个“止”

  数据显示,近10年来,每年约有40万海外人士到武当山观光,体验武当文化。非遗项目武当功夫也声名远播,先后有8000多名“洋弟子”在武当山习武问道。目前,武当武术协会已在全球成立38个分会,会员逾万人。

  武当山道家传统武术馆一位主要负责人介绍,2009年起,前来武馆拜师学艺的外国学生明显增多,最多时约有100人常驻。为了更好地传播武当武术,从那时起,武馆的教练们开始苦练英文,直到能用全英文教学。

  这位负责人表示,教授“洋弟子”最大的成就感,是看着这些外国学生能经受住武馆的淘汰式教学,顺利毕业,然后回到各自的国家开馆授课,把武当武术传承到世界各个角落。“非遗传承,关键是要传递给更多人,而不是只在我们自己的圈子内传播。让更多普通百姓甚至外国朋友加入,这才是最大的传承。”他说。

  对于非遗传承,杰克也有自己的理解:“我的美国朋友们曾经问我,到中国学了武术,是不是就能像功夫电影里那样打架。他们不懂,中国武术和西方的擒拿手、柔术不一样。西方的那些动作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把人击倒,但是中国武术文化不是这样的。中国武术除了要练动作,还要修炼生活方式。我练功的同时,也在练习保护自己,练习养生。你看武术的‘武’字,包含了一个‘止’,就是让你停下动作。你明明有这个技术去打,但你不用它,这才是武术。”

  杰克告诉记者,等时机成熟,他会在美国开设武馆,传承武当武术。“很多美国人没有机会来中国、来武当,没有机会学习真正的中国传统文化,那我就作为代表,让他们看一下、学一下。这是我和武当的缘分,也是我的责任。”他说。

(编辑:裴春梅)
关键词:武当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