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各地 > 正文

仙桃口罩产业着力转型升级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12日 11:11 来源:湖北日报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崔逾瑜

  口罩、熔喷布、口罩机价格“跳水”

  “涨得有多高,跌得就有多痛。”

  连日来,在位于江汉平原的“中国无纺布产业名城”——仙桃,口罩产业链上的大小老板对这句话有着切肤之感。

  一次性口罩价格再创新低!单片民用口罩降到0.4元至0.6元,医用口罩跌至1元以下。在菜市场门口、夜市摊上,“口罩大甩卖”的吆喝声此起彼伏。

  从5月底起,口罩厂开始慢下来、停下来。金士达公司放了疫情之后的第一个假,员工、机器休整两天;万里公司不再做国内市场,海外订单“以销定产”;关键时刻转产口罩的誉诚公司,关停了口罩生产线,回归医用防护服主业……更多工厂从开足马力追赶订单到抢着清库存,市场行情渐渐落潮。

  如同多米诺骨牌,熔喷布、口罩机也接连降温。

  99%的熔喷布高位跳水,每吨价格从顶峰的八九十万元,暴跌至25万元。“这是细菌、细微颗粒过滤效率均达标的‘双99’价格,如果只是‘单99’,价格才十几万元。”仙桃沙嘴一口罩厂负责人称,99级熔喷布是用于医用口罩的,还有市场,而普通的80级熔喷布早已无人问津。

  口罩机坐上“过山车”,从最高时一路涨至上百万元,现货炒到200万元,到如今的几十万元。

  价格回落,实为价值的正常回归

  面对口罩、熔喷布、口罩机市场的一落千丈,从事无纺布生产多年的付立新却表示,这才是价值的正常回归。

  作为劳动密集型产业,口罩加工环节非常薄利。疫情之前,一片小小的一次性防护口罩,出厂价不到1角钱,利润仅几分钱,而代工生产的利润则更小。因为利润空间有限,口罩是名副其实的小众产业。

  疫情发生后,小众产业走到大众面前。在严格实行封控措施的非常时期,尽管口罩成本攀升10倍以上,企业仍然克服种种困难,组织原材料、设备、人员加紧生产,夜以继日,为疫情防控提供充足弹药。仙桃彭场,每天向省疫情防控指挥部提供4000万片口罩。全球疫情蔓延后,“仙桃口罩”又漂洋过海,供应全球。另一方面,口罩利润告别以分厘计算的岁月。

  回想几个月前的市场,付立新有些后怕。被誉为“口罩之心”的熔喷布,是口罩过滤效果的关键。而国内大量涌入的口罩企业,因买不到99级、95级的熔喷布,要么被动地“机器等布”,要么退而求其次,购买80级以下的熔喷布。为了不被掣肘,今年3月付立新果断新上熔喷布生产项目,为自己企业的口罩生产保供。

  “尽管价格一降再降,仍在疫情前的水平之上。质量上乘的口罩、熔喷布依然有不错的利润空间。”付立新坦言。

  决战之后,产业进行长线布局

  仙桃彭场,工商注册的无纺布企业有326家,人们见面,开口闭口都是“打片机”“耳带机”。眼下,市场的落潮也让一些小生产线悄然关停。

  越是站在拐点,越该思量下一步如何迈。疫情决战决胜后,无纺布产业如何重回理性发展的轨道,成为仙桃当前最重要的思考题。

  “低水平的生产线该关,高质量的产业发展路径该探!”仙桃市经信局党组书记王桂峰介绍,着眼于“国家级的战略、世界级的产品”的仙桃非织造布特色小镇初具雏形。

  今年3月,仙桃市委市政府举全市之力,在彭场开建非织造布特色小镇,打造国家应急防护物资储备基地、全国非织造布原辅材料供应基地、全国非织造布制品生产基地、全国外贸转型升级基地(非织造布)、国家级非织造布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国家级非织造布技术中心。建成后的特色小镇,将实现无纺布的产能提升、结构提升、品牌提升。眼下,首批8家高质效、高附加值的企业已入驻,第二批精筛细选的27家优质企业紧随其后。

  无纺布企业纷纷摩拳擦掌,进行长线布局。羽林公司对标儿童口罩新标准,全力研发呼吸阻力在30帕以下的新型儿童口罩;誉诚公司投资1.3亿元进行扩规,新建生产医疗防护产品的净化车间及微生物检验室;金士达公司本月底将引进高档熔喷布生产线,发力N95、P2、P3等高端口罩;恒天嘉华将延伸生产链,开发个性化的无纺布制品……

  “疫情无论如何严重,都会有散退的一天。彻底抛弃挣快钱的念想,专注品质和品牌,我们对抢占高端市场充满信心!”誉诚公司总经理周利荣说。

(编辑:裴春梅)
关键词: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