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要闻 > 正文

代表委员呼吁:新建一批公办普惠性托育机构

发布时间:2020年01月09日 08:49 来源:楚天都市报
王继红代表(左一)长期关注婴幼儿托育问题

  全面二孩时代孩子没人带?

  代表委员呼吁:新建一批公办普惠性托育机构

  □楚天都市报记者 李月媛 王荣海 陆缘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 邹斌

  “谁能来帮我们带孩子?”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这成为不少家庭最棘手的问题。0-3岁婴幼儿尚未到上幼儿园的年龄,而双职工家庭家长多忙于工作没有精力照看孩子,保姆素质参差不齐,幸有隔代照料,又常出现养育观念冲突。

  三年来,超百万大学生留在武汉,他们的下一代需要安心、可靠的托幼配套。2020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特别提及服务全面“二孩”政策、大学生留汉、武汉发展婴幼儿照护服务。两会现场,婴幼儿照护服务该如何推进、有哪些难点,引起不少代表委员热议。

  现状

  二孩妈妈辞职当全职太太带娃

  张女士是一位在家庭和职场之间疲惫切换的女性,家中有2岁多的双胞胎。家中老人年纪大,不能长期照看孩子,一直以来,她只能雇请月嫂。“月嫂每个月工钱要7500元,每周来帮忙4天,我的工资也只六七千。”她无奈地对记者说,考虑过辞职,但那样家庭收入降低,生活压力更大了。

  在东西湖舵落口做卫浴生意的汪女士两口子都是外地人,2014年她随丈夫从安徽到武汉创业,2017年她生了二胎。现在,老大女儿上小学二年级,老二儿子下个月满3岁。由于两边老人不在身边,两个孩子都是她和丈夫带大的。汪女士说,只有一个孩子时,自己在附近一家企业上班。自从有了二孩,只能在家当全职太太照顾孩子。

  “去年9月份的时候,老二还差几个月满3岁,幼儿园不收,周边几个社区均没有婴幼儿托管机构。”她希望社区及产业园区能配建婴幼儿照护场所,解决创业者、上班一族特别是二孩家庭婴幼儿照护难题。

  “放开二孩后,出生率反而相对降低,这与二胎意愿不强烈有关。”武汉市人大代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汉南医院妇产科主任王继红,由于工作原因经常与年轻夫妻打交道,了解到婴幼儿托育服务问题,是阻碍家庭二胎生育的重要因素之一。

  呼吁

  政府主导培养托幼专业人才队伍

  王继红发现,当下武汉市公立托育机构太少,而市场上私立的机构往往带有早教性质,普通家庭承受不起。她建议政府新建一批公办普惠性托育机构,健全相关法规,出台提供场地、减免租金税收等扶持政策,同时应探索建立专项的托幼意外保险。

  她提到,目前该行业还存在专业化的师资人才严重不足、专业人才队伍缺乏、从业人员素质较低的情况。

  “最大的问题是年轻人不愿意进入这个行业。”社会学专家、武汉大学城市安全与社会管理研究中心副主任尚重生说:“虽然月嫂、育婴师等具有稀缺性、薪酬不低,但目前她们大多没有专业知识体系和专业团队指导。大众也普遍认为这种工作是低端的、阿姨们做的,没什么发展前景,年轻人不愿入行。”

  他建议政府要注重提升行业的社会认知,比如设置婴幼儿照护职业资格证和初中高级的评定,规定行业最低薪酬水平等,通过提高从业人员经济收入,进而扭转社会认知和毕业生就业热情。

  同时,武汉市政协委员、武汉谊通文旅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袁玲玲还建议鼓励用人单位将女职工产假延长。

  争鸣

  单位该不该为员工自建托管机构

  记者采访发现,托幼问题存在不少不同声音。

  王继红还建议鼓励公办幼儿园增开托班。一方面,加大对开设托班的公办幼儿园的政策支持力度, 在办园经费、编制、教师待遇、人均经费等方面给予支持。同时政府应给予一定补贴, 如按入托幼儿数给予财政补贴, 或采用政府购买学位等方式给予扶持。

  尚重生认为三岁前儿童和三岁后儿童所需要的陪伴教育是不同的,对知识的获取能力、对教师的要求都有很大差异,不是所有的幼儿园都有能力,建议要分开对待。

  另一方面,王继红建议鼓励企事业单位、园区、楼宇等积极兴办托育机构, 主动承担社会责任,提供质优价廉的托育服务。袁玲玲认为,可重点探索家庭照料、托幼一体、社区照护、社会兴办、单位自建等五种服务模式。

  但尚重生认为单位自建“只是一种过渡性的方法”。他说:“一方面,零散的机构分别开展托育服务,没有设置规章、标准、人员从业要求、第三方监管等行业门槛,容易产生不可控性;同时涉及到托管公平,无法惠及其他行业的人;并且由于具有一定的公益性,会给企业造成太大负担。”

  回应

  支持有条件的幼儿园开设托班

  “我们要结合社会治理创新,着力解决好‘一老一小’的问题。”两会现场,武汉市人大代表、武汉市妇联主席叶文静表示。

  武汉市妇联相关负责人介绍,调研发现,74.2%的职工家庭希望孩子获得专业的托育服务,民办托育机构运行成本高。市妇联已组织各区培训持证月嫂,仅新洲区三年就培养了近200名取得中级资格证的育婴师。

  昨日,武汉市人民政府已发布《武汉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加强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工作的通知》,通知中提到“到2020年底之前,各区建成一批符合规范和标准、具有示范效应的普惠性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

  通知明确,要鼓励支持有条件的幼儿园开设托班,招收2至3岁的幼儿;鼓励支持用人单位、产业园区单独或者联合相关单位举办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方便有需求的职工兼顾工作和婴幼儿照料。并将婴幼儿照护服务纳入社区公共服务功能,保障社区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用地、用房,引导社会力量在社区举办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等。

  ■ 两会声音

  胡静代表建议做好托育工作首先解决三难

  “选址难、执行难、运营难是婴幼儿托育服务的困难,做好这项工作就要先解决这三个问题。”武汉市人大代表、江夏区妇联权益部部长胡静说。

  胡静代表一直关注婴幼儿托育服务行业的发展,她发现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在面积、楼层、户外活动场地、安全适宜的环境等方面很难达到标准。同时,由于责任主体不明确,没有具体可操作的管理条例,武汉市现有的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大部分处于“无证经营”状态。

  她介绍,国家对婴幼儿照护服务设施的选址及建筑面积、户外活动面积等要求非常高,基本都在人流量比较集中的地方,且必须是1-3楼。能够满足这些基本条件的场地非常有限。同时,国家规定市级人民政府负责制定婴幼儿照护服务的相关措施和标准。但截至目前,武汉市还没有出台具体可操作性的实施方案,各相关职能部门的责任划分不明确,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的属性、人员结构、准入标准及审批流程等均不明确。没有统一可操作的管理及照护标准,也缺少专业人才。

(编辑:裴春梅)
关键词:托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