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要闻 > 正文

直击鄂北干群“抗旱图” 抗旱服务队长一连打46眼井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22日 09:35 来源:楚天都市报
图为缺水的玉米长成了畸形

  湖北省统一部署多措并举抗旱减灾 记者直击鄂北干群“抗旱图”

  抗旱服务队长一连打46眼井 消防车洒水车客串起送水车

  楚天都市报记者陈倩 周萍英 刘利鹏 通讯员刘浩 李伟 周怡 李晓军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刘中灿

  晴热天气持续,旱情迅猛发展。截至8月21日,干旱已造成我省16个市州546万人受灾,直接经济损失30.88亿元。昨日下午,省减灾委员会、应急管理厅决定,将省级自然灾害救助应急响应由Ⅳ级调整为Ⅲ级。

  按照省委、省政府统一部署,我省多措并举,全力保障受灾群众的生活用水。受灾地区的干部群众也没有放弃丰收的希望,日夜奋战,努力把损失减到最小。目前,全省已有超过百万人奋战在抗旱第一线。

  连日来,楚天都市报记者兵分三路,探访旱情较为严重的曾都、枣阳、孝昌等地,目睹了一幅幅比高温更加火热的“抗旱图”。

  我省启动自然灾害救助Ⅲ级应急响应

  已人工增雨作业55次 投入抗旱资金3.3亿元

  据省应急管理厅介绍,截至8月21日下午2时,今年出梅以来的干旱灾害,已经造成武汉、黄石、十堰等16个市(直管市、林区)65个县(市、区)546万余人受灾,因旱需生活救助105万余人,其中饮水困难需救助38万余人;农作物受灾面积704千公顷,其中绝收面积71千公顷;直接经济损失30.88亿元。

  国家应急管理部对湖北的干旱灾害和抗旱救灾工作高度重视,救灾工作组于8月20日晚10时抵汉,连夜听取省应急管理厅汇报工作。昨日上午,救灾工作组赶赴随州市曾都区、随县,深入村组农户、田间地头,指导开展抗旱救灾和受灾群众生活救助工作。省政府三次召开抗旱工作会议,研究防范应对措施,部署抗旱减灾工作。全省各地按照省委、省政府统一部署,加强领导,多措并举,全力保障受灾群众的生活用水和基本生活。省应急管理厅派出的5个工作组,目前正在随州、襄阳、黄冈、孝感、荆门等地查看灾情,指导开展抗旱救灾和受灾群众救助工作。目前,全省气象部门共开展人工增雨作业 55次,受益面积1.148万平方公里。

  据统计,截至8月15日,全省共投入机电井1.69万眼、泵站8776处、机动抗旱设备13.6万台(套)、机动运水车辆862辆,投入抗旱资金3.3亿元,抗旱浇灌面积466.9万亩,临时解决了6.69万人、1.19万头大牲口的饮水困难。目前,我省正在争取中央抗旱救灾补助资金,拟下拨省级抗旱资金5000万元、救灾资金1000万元用于抗旱救灾工作。

  据省气象局消息,27日前后,预计我省将有较大范围降雨过程,届时高温会得到一定缓解。但是,大部地区降雨量达不到透墒雨(日降雨量30毫米以上)标准,抗旱形势仍不容乐观。

  曾都

  消防车洒水车为村民送水解渴

图为随州市曾都区万店镇消防车为饮水困难居民送水
图为随州市曾都区万店镇消防车为饮水困难居民送水

  随州市曾都区万店镇位于鄂北丘陵地带,是典型的“旱包子”。目前,该镇超过七成堰塘干涸,近40万亩农作物受灾。保证人畜饮水安全,是当前的头等大事。

  12米深井供70多户村民用水

  8月17日,楚天都市报记者在万店镇泉水寺村看到,标牌显示深2.3米、容量21850立方米的堰塘完全干涸,塘底长着大片杂草。

  随州市应急管理局介绍,万店镇去年的降水量比2017年偏少三成,而今年1月至7月的降水量比去年同期偏少四成,水库、堰塘蓄水量不足。目前,该镇已有71%的堰塘干涸,22个水库的蓄水量还不到去年同期的一半。

  流经万店镇的漂水河几乎断流,超过10米宽的河道里,只有几处低洼的地方形成水坑,提水泵站的电动机完全露出水面。为保证岸边双河村的基本灌溉用水,曾都区水利局、湖泊局在漂水河沿岸建立了5座移动泵站提水,但截至目前,双河村仍有约1000亩耕地面临绝收。

  从去年8月至今,万店镇基本没有有效降雨,只下过几场“唾沫星子雨”,根本不解渴。泉水寺村现有800多人饮水困难。离干涸堰塘不远处,一口刚刚打好的12米深井正在向外抽水,这是周围70多户村民的宝贵水源。

  而打不出水井的地方,只能依靠送水车送水。从去年起,万店镇投入5辆送水车,累计送水3200多次。消防车、园林绿化洒水车,也都承担起了送水任务。

  农户改种耐旱作物生产自救

图为随州市曾都区万店镇农民改种黄豆,开展生产自救
图为随州市曾都区万店镇农民改种黄豆,开展生产自救

  泉水寺村每户村民家里,大大小小的水缸、水桶都装满了水。为保证村民就近用水,每十余户村民还会共用一个大储水罐,可储水3吨左右。即使这样,送水车跑一趟,也只能满足村民三天左右的用水需求。为了节约用水,村民们连洗澡都尽量减少时间。

  送水车只能保证人畜基本饮用水,却无法解决耕地的干渴。记者在泉水寺村看到,没有灌溉的水稻田里,初夏栽下的秧苗大片枯死。枯黄的玉米依然挺立,但玉米棒的个头普遍很小,还有很多缺粒。一名查看田地的农民说:“天太旱,庄稼喝不到水,长不大,只能尽量收一点,实在不行,还可以当饲料喂鸡喂猪。”

  现在已是8月,秋收时节不等人,当地政府指导村民生产自救。在泉水寺村,地势最低、墒情最好的耕地,已经种上耐旱的绿豆和黄豆。万店镇相关负责人介绍,如果灌溉能跟上,再过两三个月,这些豆类就能成熟,丰收还有希望。

  在双河村,为数不多的几口堰塘,是村民们的希望。双河村三组的白代青,在移动泵站值守了一个多月。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将水从大湖里抽到村里的堰塘,再从堰塘抽到旁边的田里。抽水时长要看湖里水位的高低,有时一天能抽三四个小时,有时只能抽两个小时。

  双河村党支部书记陈建忠说:“我们村有5000多亩耕地,能浇上水的,稻秧都出穗了,秋收有希望。”靠近堰塘的稻田里,绿色的水稻在微风中轻轻摇摆。

  枣阳

  两泵站提前启动保大旱无大灾

图为经过四级提水,枣阳市新市镇农民在家门口抽水抗旱
图为经过四级提水,枣阳市新市镇农民在家门口抽水抗旱

  持续半个多月的高温,炙烤着枣阳的大地。境内沙河断流、滚河断流,50多万亩农田喊渴,万余名群众饮水困难。8月15日,枣阳市启动抗旱应急Ⅳ级响应,动员全市上下力量,抗旱夺丰收。

  每户每天可抽20分钟地下水

  枣阳市太平镇位于鄂豫两省交界。在该镇东李湾村四组,村民家的小水井都已干涸,大家只能靠一口深井吃水。每次抽水后,要等地下水重新涨到原先的水位才能再抽,因此每户每天只有20分钟的抽水时间。村民隗志洋家有6口人,为了保证用水,井水大部分只能用来做饭和饮用,菜和衣服都要先在门前的堰塘洗过,再用井水清一遍。

  太平镇湖河村,十年九旱。8月18日一大早,62岁的杨光进爹爹开着手扶拖拉机,到玉米地装机提水。“这场水一灌,庄稼得救了。”杨光进说。缓缓流进他家玉米地的水,是从唐白河实施五级提水抽起的,落差达160米。

  今年5月以来,枣阳市累计降雨379.8毫米,比去年同期偏少125.6毫米,高峰时农作物受旱面积达60多万亩。该市水利部门迅速行动,启动大岗坡、石台寺泵站提水,保障城区30万群众饮水安全,确保农业灌溉用水。

  不过,浇灌的覆盖面仍跟不上田地的“渴求”。“村里堰塘的水早就抽干了,现在村民吃水都成了难题。”18日,刘升镇生铁炉村村民马新飞站在自家干渴的稻田里,满脸愁容地对记者说。“镇上抗旱应急饮用水工程已经启动,吃水不成问题。农技服务中心也已购回蔬菜种子,指导大家调整种植结构,力争把灾害损失降到最低。”刘升镇镇长郭玉峰告诉记者。

  抗旱服务队长5个月打46眼井

  “出水啦,出水啦!”8月17日,在枣阳市新市镇东李湾村,投资近40万元打的200米深机井开机提水,村民们一片欢呼。他们拉着枣阳市抗旱服务队队长王树献的手,连声道谢。

  干瘦的脸庞、黝黑的皮肤,被汗水浸透的衣服能拧得出水。兴建、抢修提水泵站40多座、新打抗旱机井46眼、兴建南城董岗水厂……为确保8000多名农村人口饮水安全,5个多月来,王树献不停奔波,一坐下就能睡着。

  在枣阳,像王树献一样奋战在抗旱一线的人,还有很多:为保障5万多名群众饮水安全,吴店镇清潭水库6名干部职工日夜坚守,15天内为吴店镇输送水源125万立方米;大岗坡泵站20多名党员职工,连续60多天坚守岗位;在石台寺泵站,记者看到,职工们做饭的灶台就搭在轰鸣的泵机旁,主控室的角落里支着几张行军床……

  目前,枣阳市已启动泵站414座、机井360眼,提放水36468万立方米,累计抗旱面积120万亩(次),确保全市86万亩水稻插秧复水和城区饮水安全。

  王树献说,这几天正是给庄稼最后一餐水的时候,只有灌溉跟上了,秋天的丰收才有指望。

  孝昌

  237座泵站跨市提水缓解旱情

图为水从深井抽出,村民如饮甘霖
图为水从深井抽出,村民如饮甘霖

  从2017年起,今年已是孝昌县连续第三年出现较严重旱情,而且比前两年更加猛烈。水文部门最新墒情监测显示,孝昌县大部地区处于中度干旱状态。

  9500台小型潜水泵投入抗旱

  距离城区20多公里、孝昌县最西边的花西乡朱祠村,是今年该县旱情最严重的村庄之一。

  沿着仅容一辆车通行的乡间小道前行,记者看到,碗口粗的白色塑料水管,紧贴着路边草丛连接各村湾。与朱祠村相邻的大庙村,一台水泵正“突突突”地工作着,白哗哗的水通过水管注入堰塘。看见有车经过,村民连忙关掉水泵,生怕水管被轧坏了。

  孝昌县防汛抗旱办公室副主任、县水利和湖泊局副局长蒋志刚介绍,今年该县共有这样的小型潜水泵9500台投入抗旱。水源主要来自两座水库,一座是隶属随州市的徐家河水库,一座是孝感市的芳畈水库。“水要是早半个月来就好了。”站在自家的稻田里,朱祠村竹林湾村民朱建华无奈地说。

  55岁的朱建华是村里的种植大户,承包了50亩田地,其中水稻45亩。如果不是遇上干旱,水稻很快就可以收割了。“颗粒无收,全死了……”他指着半米多高的干枯秧苗说。

  朱建华说,正常情况下,45亩地可以赚5万元左右,全家人就指望着这些庄稼过日子。但现在,他不但一年白干了,还得贴上人工费和化肥、农药成本。

  升坝拦水开闸放水灌溉农田

  今年以来,孝昌县累计降水577.3毫米,比历史同期偏少38.3%。其中,梅雨期降水150.4毫米,比历史同期偏少56%。而出梅至今,一直以晴热高温天气为主,累计降水仅57.4毫米。

  记者看到,该县花西乡朱祠村里,大小堰塘40多口全部见底,被太阳晒得裂开了口。村支书朱道安介绍,朱祠村地势高,自然蓄水能力差,全村1271亩农田,732亩受灾。他说:“远水解不了近渴。从徐家河水库调水过来,要经过安陆、云梦等地,等到了我们这里,已经来不及了,还不如救其他村的农田。村民们对此都很理解。”

  好在饮用水得到保障。记者看到,该村家家户户都通了自来水,每户基本还有水井。

  蒋志刚介绍,截至8月12日,孝昌县作物受旱面积达20余万亩,成灾9.8万亩,绝收1.2万亩。大面积受旱区集中在白沙镇、花西乡、季店乡等8个乡镇。其中花西乡16个村1.23万人、1100头大牲畜出现临时饮水困难。

  8月1日,孝昌县启动抗旱Ⅳ级应急响应,组织干群4.21万人次投入抗旱。除了全面抽提堰塘水外,还启动237座泵站,从徐家河水库灌区等地引外水缓解旱情。科学调度水源保障用水,利用澴河、晏家河两座橡胶坝调蓄水作用,及时升坝拦水,保证了两条河流上下游、左右岸农田抗旱用水。

  记者采访当天,观音岩水库高输水闸开闸放水。在保障居民饮用水的情况下,按照4立方米/秒的流量,连续15天可灌溉小悟、小河、周巷、陡山片区中稻面积19200亩,加上8月1日芳畈水库开闸的水量,基本可保障秋收前农田灌溉。

(编辑:裴春梅)
关键词:抗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