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各地 > 正文

神农架国家公园完成生态修复面积21万平方米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30日 10:46 来源:中新网湖北

  中新网湖北新闻7月30日电 (张珊珊 向平洋)盛夏,飞越神农架国家公园上空,俯视华中屋脊分水岭——秦巴山与大巴山余脉的大窝坑山群,冰斗峡谷、深切沟壑、平缓坡地、陡岩峭壁……视野所及,绿浪翻滚,绿荫成海。“360度无死角,镜头里的画面太震撼。”从大界岭到白磷岩、从神农谷到神农营、从鸭子口到小龙潭……7月26日,神农架国家公园管理局规划建设科工作人员彭聪沿生态修复工程线路节点,用无人机拍摄采集工程完工后的影像资料时感叹。

  3年前,航拍画面并不完美。由于自然风化、城镇建设、旅游开发等因素,神农架国家公园内部分山体破损裸露,苍茫密林间,零星“疮疤”分布,实在碍眼。“整形”复绿,自2017年开始。3年来,神农架国家公园全面启动生态修复工程,投入6000余万元,完成生态修复76处,修复面积近21万平方米。

  优中培优修旧如旧

落入仙境 张雪芳摄
落入仙境 张雪芳摄

  神农架国家公园体制改革试点区1170平方公里范围,是神农架生态最为完好的区域,森林覆盖率高达93%。

  “优中培优,让93%的森林覆盖率有数量更有质量。”神农架国家公园管理局副局长李纯清说。

  “在93%基础上做加法,并不容易。”神农架国家公园管理局规划建设科科长舒化胜坦言,“用‘加法’疗伤,用‘减法’康复,我们的目标是修旧如旧,重现本地生态系统。”

  神农架国家公园内的山体以喀斯特地貌为主,需要修复的区域多为坚石陡坡、半风化石松散体、石渣堆积体或不稳定的土坡,边坡高,岩体松散,春季冻土解冻后易坍塌,夏季雨水冲刷易造成滑坡和大量水土流失。

  在神农顶片区,鸭子口与小龙潭之间,沿209国道一侧,有一处狭长坡体,因周遭遍布红色的岩石而得名“红石沟”,但这里岩石松软,加之年久裸露,风雨冰雪侵蚀,岩体极不稳定,久而久之,岩石散落、堆积,红石沟变身“红石窖”。

  神农架国家公园因地制宜,在堆积方或松散石方区域,用宾格石笼固定边缘,隔离收拢滑石,再覆土40厘米至60厘米。在风化较严重的区域,先排险再安装防护网加固。解决了山体不稳定的问题,等于完成了“疗伤”,接下来,还需要“康复”。

  插种冷杉、海棠,密植箭竹林、以草甸打底、扦插攀爬植物、铺植苔藓……采用原始植被物种,修复后与周围环境浑然一体。

  “以乔灌配置和针阔混交结构的复绿原则填充,注重增大修复区密度,还原了神农架2200米海拔分布的立体植被生境,这就是一个生态系统,结束人工干预,接下来,我们要把它交给大自然。”神农架国家公园规划建设科副科长王爱华说。

  就地取材变废为宝

云出阴峪谷 徐欣摄
云出阴峪谷 徐欣摄

  在工程修复中,神农架国家公园坚持少用或不用水泥、钢材,复绿植物坚持本土化,防止外来物种入侵。

  神农顶片区神农营紧邻209国道,有一处早年关停的采石场旧址,山体创面5000余平方米,坡面进深70米,开口90米,呈U字型。“这里就像一个天坑,豁口日渐外扩,易发生泥石流滑坡。但修复它需要大量的土石填充物和坡度固定板,施工难、成本高,实地勘察多次后,我们决定就地取材。”舒化胜说。

  神农架国家公园收集辖区内5个乡镇的土石建筑垃圾废料,进行3级筛选,大石用于稳固修复区的堆砌石材,再次筛选的石料填充到宾格石笼内做挡土墙,剩余小碎石及土渣则成了覆土材料。

  除此之外,二次利用清理的外来树木,选取长度、幅宽相似的木材组合固定成排,将两端嵌入岩石,作为坡度固定板,为修复区构建坡度,形成自然过渡的山体落差。

  修复“天坑”主体材料就地取材,复绿“植发”材料同样遵循实地实材。“长在大乔木下的小乔木,被遮住了阳光,争夺了养分,在自然环境下,可能存活不了,在植被高度密集区的区域,取一些草甸、箭竹,稀疏的地方很快又会密集起来……”王爱华说,营造地域性的生态小群落,符合神农架国家公园的实际。

  现在,修复完的“天坑”,高低错落分布着秦岭冷杉、海棠、箭竹、草甸,犹如一个被绿色填满的“贝壳”。

  据国家公园管理局规划建设科统计,相对于材料外购,生态修复就地取材,工程投入费用减少了三分之二。

  一树一景融景于林

  “神农架山路十八弯,弯道处处有美景,开车经过心情舒畅。”浙江游客郑先生途径神农架游客换乘中心——酒壶坪途中,特意放缓车速,方便副驾驶座位上的妻子拍摄车窗外的美景。

  距离木鱼镇12公里处的209国道酒壶坪垭回头线处,山路曲折。几年前,因为植被稀少,山体裸露处常常发生滑坡。经过勘察,神农架国家公园决定对这一区域实施生态修复——种上10年以上树龄的银杏、香樟,撒上花籽,用宾格石笼固定边缘,隔离收拢滑石……旅游公路沿途小景观,生态修复自成风景。

  神农架大部分核心景区分布在神农架国家公园范围内,因此,国家公园内的生态修复工作,除了要恢复植被,治理裸露、散落山体,保护自然资源安全,还承载着景区美化的责任。

  为达到补植树木与周围植被浑然一体的效果,神农架国家公园将“一树一景、融景于林”的理念贯穿生态修复始终。

  神农顶景区公路两侧分布着神农谷、板壁岩、太子垭等著名景点,也是通往云间湿地大九湖景区的必经之路,车流量极大,但在公路沿线可视范围内,有近1公里的区域需要修复。

  选择同海拔区域最典型的植物代表——高山杜鹃,打造公路沿线杜鹃花走廊带,让神农顶高山杜鹃元素融入修复点,看似不经意的景致,却需要工匠精神细细雕琢。

  柔和的过度,自然的垂直坡度,疏密相间的栽种距离,杜鹃花走廊的植物分布看似无序却有序,鳞次栉比、错落有致。“自然生态系统修复不应沿袭‘改造自然’的思维惯性,过度干预自然,结果适得其反,使修复缺乏可持续性,我们坚信大自然是最好的‘生态修复师’。”神农架林区常务副区长、神农架国家公园管理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王文华说。

  以山为锦,林做笔,3年还原生态修复点生态系统,一幅绿满山川、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动人画卷正在神农架国家公园1170平方公里天地间铺展。

(编辑:裴春梅)
关键词:神农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