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要闻 > 正文

《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湖北篇:荆楚大地涌新潮(4)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26日 16:35 来源:央广网

  人文湖北谋新篇

  忆往昔,万里长江第一桥---武汉长江大桥有如长虹卧波,龟蛇静,起宏图。大国工匠,湖北精神,敢闯敢试敢担当。看今朝,从“核潜艇之父”黄旭华,到“战斗英雄”张富清,共和国的荣誉榜上,湖北故事连篇而至。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6100万荆楚儿女,有榜样的力量,有主动的作为,会当击水三千里,明朝荆楚更辉煌。

  主持人:湖北自古以来就是人杰地灵的宝地。我听过一个说法,说湖北很多人都说湖北人有“不服周”的精神,这个“不服周”是什么意思呢?炆诺给我们解释一下?

  杨炆诺:好,“不服周”最早的典故是指在战国时期,楚国强大到可以不服从周昭王的统治。数千年传承下来,现在的“不服周”就成了武汉人的口头禅,也成了湖北人敢想敢做、敢为人先的代名词。

图为:战斗英雄张富清

  谈到敢想敢做“不服周”,在湖北西北部的大山里就有这样一位95岁的战斗英雄张富清,他的事迹感动了很多人。让我们通过一段央广记者张毛清、张晶的录音来认识这位来自湖北的时代楷模。

  地处武陵山腹地的湖北省来凤县是国家级重点贫困县。在县城一栋老居民楼里,95岁高龄的老党员张富清正在翻阅一本泛黄的新华字典,手边,是一本《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张富清说,只有坚持学习才不会退步,才能更好地为人民服务。

  张富清:一个人不学习就必然后退,学着就一定会前进,工作好就是靠学习来的。

  1924年,张富清出生在陕西汉中。1948年,24岁的张富清参加西北野战军。当年11月,他参加了配合淮海战役的永丰战役,数次当前锋、打头阵。

  张富清:永丰战役由我们6连担任突击组,夜间匍匐前进。打死七八个敌人后,就把我带的8颗手榴弹,还有一个炸药包捆在一起,将第一个碉堡炸毁了。

  张富清在解放战争期间获得西北军政委员会颁发的“人民功臣”奖章。

  1955年1月,张富清退役转业,主动选择到湖北省最偏远的贫困山区来凤县工作,从此赫赫战功被他埋在心底,只字不提。

  在来凤县,张富清老人先后在粮食局、三胡区、卯洞公社、外贸局、县建行工作。上世纪60年代,为了减轻国家负担,担任三胡区副区长的张富清第一个动员妻子从供销社的铁饭碗“下岗”。

  张富清:要精简群众,首先从我开刀。只有这样,一是对工作推动彻底,二是群众没有任何说的。

  直到2018年底来凤县退役军人事务局进行退役军人信息采集工作时,张富清才出示了自己尘封63年的军功章。

  来凤县人社局退役军人事务登记人员聂海波:看到他这个战斗功绩,我整个人就楞住了,我从来没有想到我们来凤县还隐藏着这样一位战功赫赫的大英雄。

  张富清可算是战功赫赫却隐姓埋名、宁静淡泊的湖北榜样;在湖北,还有一群敢于立碑江河,亮相世界的榜样。在江城武汉,两江四岸。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

图为:武汉长江大桥

  被长江和汉江隔开的武汉三镇,目前已经建成和在建的长江大桥就有11座。武汉,也因此成长为新中国的“桥梁之都”。关于武汉的桥跟水的故事,一起通过央广记者凌姝的一段录音来了解一下。

  又是一年防汛时,长江急流再次拍击在武汉长江大桥的桥墩上。62年来,这座万里长江上的第一座桥梁历经7次较大洪水、近百次轮船碰撞,却依旧屹立江面,成为江城武汉的独特地标。

  1957年10月15日,一桥飞架南北,曾经为长江天险阻隔的中国南北一线贯通。今年87岁的中铁大桥局原副总工程师刘长元仍记得,大桥施工时的重重困难。

  刘长元:我们用的钢材是从苏联进口的,3号桥梁钢;我们起吊的设备,举全国之力,也只有两个35吨的吊船、1个75吨的吊船,这个75吨的吊船还是不能转的,现在就不一样了,拖着来3000多吨,再看75吨,简直是可怜的很。

  距离武汉长江大桥不到10公里,浑身橙黄色的杨泗港长江大桥正紧张地粉刷上漆,预计今年通车。宽阔的长江上,十座高低错落的桥梁比邻而立,跨过60余载岁月。

  从第一座桥到第十座桥,武汉的建桥国家队也从向国外专家取经到靠自己创造纪录。中铁大桥局杨泗港项目部副总工程师郑大超非常自豪。

  郑大超:我们杨泗港桥,从设计,武汉的本土设计院,中铁大桥院;施工的话,是我们中铁大桥局;钢梁制造,也是我们的本土企业,武船,全部都实现了国产化。在世界范围内也没有用过直径6.2毫米和抗拉强度1960兆帕的钢丝,也是开创性的设计。

  从武汉长江大桥的艰难起步到如今集聚设计、施工、钢梁制造的“一条龙”造桥产业链,万里长江上的七成桥梁都被打上武汉印记,曾被天堑阻隔的江城武汉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建桥之都。

  7月15日,被孟加拉国人民称作梦想之桥的帕德玛大桥完成水下基础桩,乘着“一带一路”的东风,武汉建桥国家队的故事正从长江走向海洋,从中国走向世界。

  从万里长江第一桥的艰难起步到建出武汉造的世界级桥梁,遇山开山、遇水架桥,湖北人就是这样“不服周”。

  其实不仅仅是武汉的建桥国家队,湖北人在共和国发展的历史上留下了许多创新的足迹。比如,汉正街写下了“天下第一街”的商业传奇;武汉市政府聘下了中国国企的第一位洋厂长——格里希;还有点燃我国农村综合配套改革之火的咸安模式。

  主持人:听过一种说法说,武汉是全球大学生人数最多的城市。生活在这样一座城市里,炆诺你有什么特别的感受么?

  杨炆诺:其实对武汉的第一印象,来自一张交通卡,每个到武汉读书的大学新生,都会收到这样一张武汉通,上面写着——欢迎你来一起建设大武汉。收到的时候,觉得好温暖,而且特别需要强调的是,里面还充了有一百块钱,所以就更觉得这个城市对年轻人很友好。而且就在这两年,武汉还有很多跟大学生相关的政策,我的好多学长学姐也在毕业后选择留了下来。

  主持人: 相信不少在湖北上大学的同学们会跟炆诺的学长学姐会有一样的选择。我看到一份数据,到去年为止,两年间,武汉大学生留汉的总数已经达70多万人了。炆诺刚刚给我们讲了你对武汉的印象,那么湖北呢?今天和我们一起聊了这么久,你眼中的湖北又是什么样的?

  杨炆诺:今天参与节目,确实觉得对湖北更加了解了。其实,我到湖北读书也只有一年的时间,最直观的印象还是来自于学校。我就读的华中科技大学是1952年建校,相对于同城的武汉大学来说,是一所很年轻的高校了。但是,从我入校开始,我就听到过很多老师告诉我,我们华中科技大学是与新中国共同成长的高校,也是新中国教育的缩影。 数十年时间的发展,它成为国家的首批“双一流”大学,拥有许多在世界上拿得出手的前沿成果,比如奠定了我国引力研究国际领先地位的 “引力中心”,还有不少知名校友,比如我们每天用的微信,产品经理就是华中科技大学的毕业生张小龙,当然还有前段时间,大家讨论的很多的华为公司的许多工作人员,都来自华中大。所以,我眼中的湖北,就像我的母校一样,务实奋进,正是青春年华!

  主持人:好的,感谢炆诺和我们分享你的感受。

  回望古老的湖北,展望青春的湖北,一个全新的湖北正在展翅飞翔。

  湖北从一穷二白、温饱不足到即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历史性跨越,印证了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恢弘历史。更成为中国共产党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的生动注脚。

  放眼长江,润泽荆楚大地;极目楚天,涌动绿色浪潮。抬头望,江湖长,又一轮朝阳。

[上一页] [1] [2] [3] [4]

(编辑:裴春梅)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