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新闻 > 正文

爆发式增长大潮退去 如何破解共享单车投放怪圈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18日 10:00 来源:湖北日报
图为:被丢进武昌江滩水塘的共享单车。(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陈勇 摄)

  爆发式增长大潮退去

  车辆分布挑肥拣瘦:如何破解共享单车投放怪圈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饶纯武

  2016年12月底,摩拜单车进军武汉。一时间,共享单车如潮水般涌入三镇,高峰时超百万辆,大街小巷随处可见,曾经名噪全国的武汉公共自行车项目被迫停运。爆发式增长的大潮退去,有限的共享单车如何投放?市民骑行受到什么影响?武汉公共自行车发展路在何方?

  中心城区易淤积 单车总量再调减

  “每天早晚高峰,共享单车蜂拥而至,我要来回摆放。”

  7月15日上午8时许,武汉地铁4号线梅苑站D口外,共享单车摆出百米长龙,武昌中南路街门前三包办工作人员殷和平累得满头大汗。

  武汉市城管执法委表示,在火车站、地铁站、汽车站和商圈、校圈、医圈“三站三圈”地段,共享单车早晚会大量聚集,如果不规范停放或不及时清理,会形成淤积。

  中心城区共享单车淤积占道,已成为市民投诉热点。

  6月18日晚,120前往武南铁路新村一宿舍急救,2米宽的通道上,共享单车东倒西歪,担架车进出困难;汉口中一路地下通道,单车随意丢弃影响交通安全;汉口怡景商务大厦人防通道入口处,共享单车堆积如山;汉阳麒麟路上,共享单车堆进花坛。

  今年5月,武昌居民反映,复兴路全福宫路段,百辆小黄车横卧拆迁地,数月无人清理。

  2018年以来,小黄车经营不善,运维人员大量离职,导致小黄车丢弃道路两旁,武汉市交通运输局组织城管、公安交管等部门召开联席会,研究决定由城管部门对废弃、损坏、长期无人管理的小黄车实行集中代保管。仅7月上旬,武昌中南路街辖区清理小黄车1000余辆。

  高峰时,100多万辆共享单车遍布武汉三镇。无序投放、乱停乱放等问题,对城市管理和市民生活造成一定负面影响。经市场容量评估和服务质量考核,2018年6月和今年7月,武汉市对共享单车进行两次总量调减。预计到9月底,将调减至58万辆。

  武汉市交通运输局表示,这一总量规模维持在科学、合理水平。调减方案落实到位后,将激发共享单车企业在经营理念上由求“量”向求“质”转变,不断提升服务质量。

  城区周边车难觅 服务区缩水颇不便

  随着城市快速发展,91公里长的三环线周边,形成后湖、四新、南湖、光谷等居住区。然而,三环周边,许多市民反映一车难求。

  “早上出了3号线汉阳客运站地铁站,骑摩拜单车到梅林西路上班,下班时难以找到共享单车去地铁站!”7月14日,三环线内700米处汉阳尊宝比萨店店员魏宝强反映,从比萨店到地铁站有3公里,单车稀缺极不方便。

  住在流芳园横路的余晨,7月15日清早骑上一辆哈啰单车,前往2公里外的武汉光谷电子工业园上班,他骑行1.3公里至光谷二路与高新四路交会处,不得不停车落锁,因为继续骑行将超出服务区,要被扣掉20元“调度费”。余晨随后步行10多分钟到单位。

  余晨所在的工业园位于三环线以外1.7公里,附近入驻大量企业,许多上班族反映,“夏天步行一二十分钟太热,迫切需要共享单车代步。”

  不仅三环线周边部分区域一车难求,汉阳区二环线外也面临同样难题。

  6月7日,一用户在汉阳麒麟路口骑上哈啰单车,骑行4分钟35秒,将单车停靠在二环线外被收取10元“调度费”(6月 28日起调至 20元)。汉阳居民许建华表示,有次骑哈啰单车至二环线下姚湾公交站附近,提示“超出服务区”。

  据了解,5月20日,哈啰单车在汉运营区进行新一轮缩减,涉及四新、纸坊、白沙洲、金银湖、磨山落雁岛等区域,前后缩减面积近30%。“四新片区住宅密集,居住着汉阳区约三分之一的人口,哈啰单车为何挑肥拣瘦?”汉阳国博新城一名哈啰单车季卡用户不解地问。

  提高单车使用率 运营转向精细化

  “根据哈啰单车后台‘哈勃系统’用户骑行大数据,对城市人口密度、热点区域等进行定性分析,调整了运营区域。”哈啰出行高级公关经理向怡表示,本次缩减区域,多数远离中心城区,区域面积大、地理环境复杂、工地较多,车辆停放无规律清理困难,且单车被私占、破坏现象严重。

  向怡介绍,今年7月至9月,哈啰单车要减量10万余辆,车企运营管理工作也将逐步走向精细化,哈啰单车调整运营区,旨在提升车辆运营效率,提高单车可用率与使用率。收取“调度费”并非惩罚用户,只要在24小时内骑回运营区内并关锁,“调度费”就可以返还。“每辆共享单车日均使用4次,才算达标,摩拜单车投放量将根据使用量同步调整。”摩拜华中区政府事务经理吴迪介绍,9月底前摩拜单车要减量8万余辆,虽然摩拜未缩减服务区,但三环周边共享单车周转率低,投放量将相应减少;与城市外围接壤地区,共享单车丢失严重。

  据介绍,此前武汉开发区城管局曾协调摩拜公司,在汉南纱帽城区投放共享单车2000辆,因大量共享单车被骑行至偏远区域、农村区域和工业园区,有的车辆被毁坏,带来极大的管理成本和压力,摩拜无奈从纱帽城区撤出,所投单车损失近半。

  有单车企业测算,正常情况下,单车每骑行一次,折旧0.6元,运营成本0.3元,如果单车丢失、损毁比例较高,会大幅提高运营成本。

  4月15日起施行的《武汉市非机动车管理办法》规定,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企业,根据车辆投放数量配备不少于5‰的路面运营维护人员。记者从多个街道了解到,目前相关车企远未达到这一标准。

  为选择性投放兜底 公共自行车或重启

  针对增加汉阳二环线外共享单车投放量的呼吁,7月13日,汉阳区城管局执法大队表示,该区摩拜投放单车2万余辆,哈啰投放车辆4000余辆,大队正积极与车企沟通协调,引导单车企业调整投放数量、调控投放区域,满足市民出行需求。

  有市民反映,地铁4号线园林路B口附近福星惠誉东湖城二期小区,没有哈啰单车出行不便。6月19日,洪山区和平街公共管理办公室回复称,该区域哈啰单车暂无投放计划,经多次协调,对方同意近期投放部分车辆。

  也有人吐槽,在共享单车出现前,周边还有免费骑行一小时的公共自行车。目前公共出行“最后一公里”的主力军仅剩摩拜和哈啰,单车企业怎能只算经济账?“共享单车野蛮生长期间,政府管理投入大量精力。”武汉交通专家胡润州表示,目前共享单车减量、优惠力度下降、骑行价格上涨,正走上理性回归之路。现在来看,当初武汉公共自行车退出市场非常可惜。“7月10日,我们向武汉市交通运输局和武汉市公安交管局递交请示报告,希望重启武汉公共自行车项目!”曾承担武汉公共自行车部分维护工作的武汉环投城市管理服务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表示,准备与民营资本合作,减少财政支出,对使用者不收费或少收费。

  2017年11月,武汉公共自行车项目暂停营运时,注册用户30万;当初2038个公共自行车站点6.2万个站点锁止器,除军运会保障线路和主干道部分拆除外,目前仍有一半保留。“共享单车挑肥拣瘦,公共自行车可起兜底作用!”

  “公共自行车生不逢时。”武汉大学社会学教授尚重生表示,2017年4月,武汉公共自行车准备大干一场,新建1000个站点,新投入车辆4万辆,当时他参加了论证会。不料,武汉公共自行车遭遇共享单车“围剿”,于当年11月暂停营运。目前,共享单车投放冷热不均,中心城区单车淤积甚至“车没人骑”,周边区域“人没车骑”,这种怪圈需要破解。

  尚重生教授认为,单车企业为了盈利和可持续发展,选择性投放无可厚非;共享经济需要文明理念滋养,参与者具有良好的道德法律素养,共享单车才能惠及更多用户;武汉公共自行车如果重启,要吸取此前教训,在运营方式、管理模式、使用便捷性等方面补齐短板弱项,还要充分考虑运营维护成本,“最后一公里”才能“骑”得更远。

(编辑:裴春梅)
关键词:共享单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