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新闻 > 正文

湖北恩施女子终身与茶结缘 只因10年前一句承诺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16日 17:11 来源:中新网湖北
花枝茶茶园基地 姚祯发 摄

  中新网湖北新闻7月16日电 (姚舜 胡莲莲 马婉婉)10余年前,湖北恩施龙凤坝女子刘小英前往海拔860米以上的恩施市屯堡花枝山上采购茶叶鲜叶时,崎岖险要的羊肠小道,古老沧桑的泥土农家,贫瘠落后的村民生活,一碗面条算是对客人最大的热情,让刘小英内心一阵心酸和震撼。

  离开花枝山时,刘小英对村民孙德望老人说,“我一定要把这里种上满山遍野的茶树,一定要让花枝山村改变现状,让你们过上好日子。”这一句承诺,刘小英为此奋斗到今天。

  “幸运的是,花枝山村230户村民,现今都已住进了漂亮的小洋楼,宽敞的水泥道路通到了家门口,满山遍野的龙井43#茶树生机盎然,农户靠茶产业年收入超10万的比比皆是,我的承诺没有落空。”刘小英15日受访时表示。遗憾的是,兑现了对花枝山村村民的承诺,自己却不能就此罢手,刘小英说。

海拔8600以上的花枝山上村民们盖起漂亮的民居 姚祯发 摄
海拔860米以上的花枝山上村民们盖起漂亮的民居 姚祯发 摄

  目前刘小英投资3000余万元新建的茶厂今年刚刚投入使用,面对花枝茶近1000名茶农的生存,茶产业的发展面临着资金流转困难,市场日益激烈的竞争等难题,刘小英不能一走了之,也不能拍手不管。“很累很累,10多年来,我扛过来了。而现在想不做都不行啊,说真的我只想好好歇歇,不再折腾,但现实不允许啊。”刘小英坦诚,当初那一句承诺,没想到这辈子就注定要与茶结下不解之缘。

  花枝山村书记马吉红介绍,花枝山230户村民在花枝茶产业的稳定发展带动下,人均收入5000元以上,贫困户2019年实现100%脱贫。

  刘小英回忆,2004年,随着恩施两路(宜万铁路、沪渝高速)的建设,刘小英的丈夫和其弟弟经营的茶叶销售越来越好,当时刘小英在恩施州城的洗衣店也是生意暴涨,仅店里员工就有近30人。其丈夫极力请求刘小英一起做茶叶生意,刘小英并未答应。

  一次刘小英意外发现,住在洗衣店隔壁天外天宾馆的几名外地茶商坐在院子里商量,上午不急去收其丈夫的茶叶,等到下午晚些时候再去收,这样就会大大的降低茶叶的收购价格。刘小英当时才感觉到生意场上如此险恶和残酷,当即拿定主意,决定转行做茶叶,并要自己加工,做出品牌,走出恩施市场,不能让一些小商贩投机取巧。

  2005年,刘小英的茶叶专卖店里生意火爆,专卖恩施屯堡、龙马原生态茶。期间,许多客户到店里询问要买“花枝茶”,但当时已很少人知道花枝茶的品牌。刘小英到工商部门查询,才知道“花枝茶”是当时屯堡供销社于1995年注册的品牌茶,属湖北名茶。2005年正好到期,若不再续注就将自动注销了。刘小英二话没说,立即将“花枝茶”续注册。

  就这样,刘小英上花枝山考察,高价收购当地村民的鲜叶回城加工,又请来河南、安徽、上海的茶商品鉴花枝茶。河南茶商品完花枝茶后一笑,问刘小英,你这个茶多少价钱?刘小英心里没底,怯怯的试探着回了一句“120元一斤怎么样?”河南茶商不拍大腿说,好,我也不讲价,有多少货我全买下。刘小英没想到,第一次做的仅60斤花枝茶,河南茶商丢下现金全部拿走。从此,刘小英确定花枝茶将大有作为。

  直到2009年,刘小英才吸纳股东筹措500余万元资金修建花枝茶厂,为了凑钱大干,刘小英能借的钱都借尽了,连父亲辛苦一辈子的房产都被她动员变卖了。刘小英与家人一道租住民房,全身心投入到做茶的事业上,同时下定决心,将花枝茶做大做强,将其品牌推向全国,将花枝山村村民从贫穷带向富裕。

花枝茶厂房二楼一角 姚祯发 摄
花枝茶厂房二楼一角 姚祯发 摄

  做企业不容易,尤其是做农业产业更不易。男人做企业不容易,女人做企业更不易。刘小英介绍,在花枝茶产走上正轨,生产日益正常的情况下,销售是重中之重。要把品牌打出去,除了保质保量,更多的还是要走出去推销,让世人都知晓湖北恩施有个花枝山牌的玉露茶。

  2011年冬,刘小英经朋友介绍,背着花枝茶来到北京马连道茶市场,通过电话联系一个大茶商,约定在市场一个商铺见面。刘小英站在冰冷的寒风中等了4个小时不见约好的茶商露面,刘小英再次电话联系时,那位未谋面的茶商居然挂了她的电话。显然人家没瞧上刘小英和她的茶,刘小英含着委屈的泪水慢慢走出马连道茶市场,离开时,刘小英回头望着这个北京乃至全国闻名的茶市场,心里暗暗的发誓:我一定还要来,并在这里生根开花。后来,刘小英的花枝茶在北京多个地段有了专卖店。

刘小英向客人介绍花枝茶 姚祯发 摄
刘小英向客人介绍花枝茶 姚祯发 摄

  说起当初自己背着茶叶全国跑销路的时候,刘小英叹息道,没办法啊,我心里总是这样想,肩上背的不仅仅是花枝茶,背的是花枝山村百姓的希望,背的是我对花枝山村百姓的承诺。刘小英不断叮嘱自己,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再难再苦也要走下去。

  刘小英说,多年来,自己不记得哭过多少回,流过多少泪。每次长途跋涉回家前,听到丈夫在电话里问:回家想吃什么?那一刻,我的苦和泪就都烟消云散了。(完)

(编辑:刘莉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