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要闻 > 正文

武汉“抢跑”5G产业 多个应用领先全国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06日 08:30 来源:长江日报
4月18日,中国信科武汉虹信公司,全国首条5G智能制造生产线正在运转 玩家通过盛天网络旗下易乐游平台在网吧体验VR游戏

  没有人的生产线,机器自动焊接、上料、拼接、铆合、测试,生产一套设备只需4分钟;没有人的清扫车,驾驶员坐在办公室里就可操控。这看起来有些科幻的场景,在武汉已成为现实。

  长江日报记者5月5日获悉,作为中国首批5G试点城市,武汉5G产业已初显成效,一批5G应用在国内取得领先地位。国内首个5G光模块订单已交付,全国首条5G智能制造生产线上线,具备了多种驾驶模式的5G自动驾驶清扫车上路,5G游戏云实现用手机玩重度游戏不卡顿。

  5G生产线有“聪明大脑”,消费者可远程参与生产

  在一个繁忙的生产车间,不见一个人,生产线自动在运转,每隔4分钟就下线一件产品。这不是科幻场景,在武汉已成为现实。

  在总部位于光谷的央企中国信科旗下虹信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基站天线生产线车间,长江日报记者看到新上线的全国首条5G智能制造生产线,传送带上的电路板等原料、配件,经过隔离条自动焊接、振子自动上料、振子焊接、视觉检测、印制电路板拼接、天线铆合、性能测试等自动化工序,4分钟后,一件5G基站天线设备出炉。

  “我们车间同等产能的4G天线设备生产线需要30名工人协同作业,现在这条5G智能制造生产线上,只需要一人应急处置特殊情况。”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5G生产线基本实现了无人生产。

  工厂没有人指挥,让机器自己运转会不会乱套?工作人员介绍:“5G时代,这些机器设备通过5G海量数据互联和交互,有了‘感知’,生产线会变得很‘聪明’。”据介绍,现在很多自动化生产的工厂,通过设置智能程序来组装汽车的机械臂,很多只能做单一的工作。而在5G时代,生产现场的处理器、传感器可以通过5G连接起来,机器设备间可实现实时交互,从而完成更多复杂工作。

  “5G将颠覆现有的工厂生产方式。”中国信科有关人士表示,首先表现在车间决策上,目前大家都是听车间主任的,5G时代都由机器说了算,它们结合云计算的超级计算能力进行自主学习和精确判断,可以给出最佳解决方案。

  其次是车间生产的产品,现在工厂流水线,只能生产一样的产品。5G促使生产效率大幅提升,再多指令机器也能协同,于是消费者就可以参与到生产过程中,甚至可以跨地域通过5G网络,参与产品的设计,并实时查询产品状态信息。

  驾驶员在办公室开车,清扫车上路自动作业

  一辆清扫车,车里可以没有驾驶员,人在办公室可以远程操控。这听起来有些天方夜谭,但是光谷一家企业已经使之成为现实。刚带着5G自动驾驶清扫车亮相河南许昌第十三届三国文化旅游周的武汉众向科技董事长李必军说,5G自动驾驶技术应用在了特种车辆上,并实现了自动作业。

  这辆5G自动驾驶清扫车为什么可以实现远程操控?李必军介绍说,因为清扫车进行了“全身武装”,用激光雷达、毫米波雷达、相机等传感设备给车装上了“眼睛”,用智能驾驶盒安装自动控制系统给车装上“大脑”。另外,还对车辆的方向盘、油门、刹车以及道路回收系统等进行全方位升级。升级后的清扫车具备了自主驾驶、人工接管、远程驾驶等多种驾驶模式,可随时切换。

  远程驾驶是怎样实现的?李必军介绍说,众向科技在许昌当地搭建了5G网络试验环境,能协同自动驾驶车辆和交通流中的交通灯信息,“5G网络大带宽、低时延、高可靠,让远程驾驶成为可能。”他解释说,“所谓远程驾驶,是车辆通过5G网络和控制中心连接,驾驶者在控制中心通过远程指令对车辆进行驾驶。4G时代,由于网络时延大,这一方式不具备实际应用的条件。比如在4G环境下,信号发出到车辆刹车,车辆还要前进1米,差这1米说不定就已经撞上了。而5G网络的时延仅为毫秒级,和人实际开车没有差别。”

  李必军介绍,在5G商用场景到来前,他们就已进行了技术储备,自2008年以来开始从事自动驾驶方面的研究,自2011年就开始车路协同方面的研究公司提出了无人驾驶可优先在“小型、特定场景、慢速”场景中优先落地的技术路线图,目前已经取得行业领先地位。李必军说:“无人驾驶车去巡检、售卖、送餐、扫地,要做到走得远、行得稳,必须做到‘低时延’,要实时传输,而5G让这一切成为可能。”

  5G光模块订单交付,汉产技术搭建智慧城市“一砖一瓦”

  马云曾说过,未来最重要的资源就是数据,将会比石油还宝贵。而开采这种“石油”最重要的工具就是光模块,长江日报记者从华工科技旗下子公司华工正源了解到,国内首个5G光模块订单已交付给华为,企业正准备扩大产能,以应对5G全面商用后的市场订单。

  5G光模块有什么用?华工正源工作人员向长江日报记者介绍说:“未来,你在路上闯红灯,交警就能知道你是谁,还能通过短信提醒你,这种人像分析技术还能与个人的征信系统挂钩,而这些操作都需要数据中心提供技术和数据等支撑。数据中心被认为是未来打造智慧城市的基础性重要标配,比如行政单位内部的办公系统,居民的所有社保、医保、养老等数据都托管存放在此。在人手至少一部智能终端的当今时代,如果说流量和网络就是我们日常生活中使用的水、电,以及水网、电网;那么数据中心就相当于我们的水厂和电厂,而光模块是搭建它们的一砖一瓦。一个中型数据中心里的设备都成千上万,要实现这些设备的全部互联,至少要耗费数千个光模块。”

  对此,中国联通网络技术研究院网络技术研究部主任王光全表示,无论是哪种5G承载标准与技术,最终都离不开光模块的支持。据权威机构预测,到2019年数据中心光模块销量将超过5000万只,市场规模有望在2021年达到49亿美元。

  在5G光模块领域,华工正源已跑在了全国前面,去年9月成功获得5G网络光模块国内首单。华工正源总经理胡长飞介绍说:“5G更注重万物互联,这也将推动光模块的需求量呈爆发式增长,今年上半年5G光模块会加大供货量,预计2021年将达到供货高峰。此外,我们也会围绕数据中心用100G、400G甚至以上继续加大研发投入,提升核心竞争力。”

  无需主机,一块屏幕就能畅玩大型游戏

  玩手游的人都碰到过这种情况,特效全开时会卡顿,玩枪战游戏时画质甚至会掉到十几帧,这就是俗称的“带不动”。湖北盛天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曹晴说:“盛天网络正在开发一款软件,预演5G到来后用‘云’带动游戏,让手机甚至是低端手机,就能玩类似《生化危机》《刺客信条》这样的大型游戏。”

  曹晴说,无论是手游或是电脑游戏还是主机游戏,都是需要存储和计算。在4G时代,游戏运行时的大量计算与绘图工作,都依赖于较大的计算设备。“在上班地铁上、旅行途中,要想玩游戏,总不能把电脑背身上吧?” 曹晴介绍,游戏厂商尝试将“存储计算与绘图”放在云上。在“云”的世界里,鼠标键盘和手柄的输入直接会连到互联网另一端的主机,对方进行计算渲染后,画面也会实时传输回来。这样一来,玩家就不需要重重的主机摆在面前,只要手头有一块屏幕,随时随地就能玩游戏。

  “高带宽、低时延的5G,让这成为现实,你身边任意一块屏幕都可以摆脱主机的限制。”曹晴介绍,随着5G建设和商用的步伐越来越快,游戏服务行业发展仍然有很大的想象空间:娱乐方式以及内容、体验可能将会迎来颠覆式变革。就从游戏载体来说,随着网速的成倍增长,以后的游戏将会摆脱终端,游戏将无端化。

  “在万企上云的呼声下,企业服务业态的发展开始出现新机会。”盛天网络董事长赖春临说,该企业已发布“盛天云”产品,同时,正在全国合作建设几十个云机房,未来探索将盛天云方案推广到除网吧之外更广阔的应用场景之中。

  曹晴介绍,盛天正在开发将运算和存储搬到“云”上的游戏平台软件。曹晴说:“在5G到来之前,我们就尝试将部分在本地的运算和存储转移到云端,做到低端手机和低端电脑配置,就可以玩大型重度游戏,甚至打通PC端与移动端,比如使用手机控制电脑,打破屏幕之间的限制,玩一些跨屏游戏,等5G真正到来时,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这些需要强大存储运算功能的技术,也可加持,戴着头盔玩游戏的超级玩家将会越来越多。”

  长江日报记者李佳 通讯员李胜瑭 黄圆圆 李慧 李猷

  本版文字统筹 马振华

(编辑:裴春梅)
关键词:5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