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各地 > 正文

湖北南漳:白龙岭上种茶人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05日 15:29 来源:中新网湖北

  中新网湖北新闻5月5日电 (蔡咏梅 秦慈坤 周政)晏山村和断河坪村都归属于板桥镇,两村相邻,因为海拔高,这里种植的高香茶很出名。虽然山里的路都修成了水泥路,毕竟距离远,从襄阳市区开车进村还是花了四个小时。

  进村后休息了一会,肖满带着我们去白龙岭,白龙岭是连接晏山村和断河坪村的一道山岭,山上种满了茶树。

断河坪村茶场
断河坪村茶场

  我们赶到白龙岭的时候是下午两点多,海拔显示仪显示1000米以上。这里天空是澄澈的,随手一拍,就是蓝天白云,可以做屏保图片。周围全是延绵起伏的山脉,徜徉大山的环抱中,可以忘却一切俗世的烦恼。山里春天来得迟,外面俨然是人间四月芳菲尽,而这里的桃花、梨花、樱花正在盛开,油菜花也沿着山坡一片片的金黄。茶树刚刚发出新芽,翠绿的嫩尖在阳光下散发着清淡的香气。

晏山村茶场
晏山村茶场

  肖满是八十年代末出生,不是本地人。他去年从村子里承包了茶园,以往的和新开辟的茶园加起来有七八百亩。在振兴乡村的大潮里,他希望自己有一番作为,能为大山的村民做一点奉献,于是从繁华热闹的城市走进农村,把美好的年华嫁接于大山深处。

  抬头仰望,山脚下的茶树一排排螺旋式的盘旋到山顶之上。肖满带着我们,从茶树间穿行,满山的旧叶新茶间,最引人注目的是茶园里劳作的采茶女。她们没有穿着统一的服装,没有戴相同的头巾,她们是大山里的普通村民。

采摘的新鲜芽茶
采摘的新鲜芽茶

  我数了一下,茶园里大约有四十多名采茶女。这个时节,城里人已经开始穿衬衣和薄外套了,她们有的还穿着棉袄或厚厚的妮子大衣。她们分散在茶园里劳作,袖子前段套着袖头,胳膊弯挎着竹篮,手在新茶上来回移动。她们采茶的速度很快,像蜻蜓点水般掠过一片片新芽,采满一把就放在竹篮里。顺着一排排的茶树走过,篮子里的绿茶渐渐多了起来,翠绿绿的。

  我好奇地问怎么没有男人采茶?

  肖满说这种劳作是没有年龄性别限制的,谁愿意做都行。

  我转身问一位红衣服的采茶女家里有没有男人来采茶?

  红茶女大声说,哎呀!男人要在家里干大事,说到这她自个笑了起来。看我愣着,她说男人手脚笨,采茶这活得心灵手巧。男人手厚,又有力气,采着采着会一下子把茶树连根薅起来了。她比划着,哈哈大笑,陶醉自己的语境里,那奔放的笑声在山顶回旋。在城市里基本上听不到这无遮无拦毫无顾忌的笑声,这种笑声如这里的风景一般是纯天然无污染的。

采摘归来
采摘归来

  我站在一排茶树旁学着她们采茶,我原以为茶叶那么嫩,用手掐会更快。

  刚掐几片,红茶女告诉我,不能掐,要是掐的话,茶叶梗就变成黑色了。你们这些有学问的人干不了这粗活,她一边说,一边捏着茶叶快速的轻轻一扯,几片茶叶落在掌心。我学着她的手法采茶,速度慢,掌握不住力道,照我这样的速度,一天也采不到两斤。她看着我说,这采茶啊跟纳鞋垫一样,看着容易,做起来难哦。

  山顶上的太阳光强烈,她们有的戴着宽大的遮阳帽,有的打着伞。只是这些遮阳的工具只能挡住脸,一般挡不住手。她们的手大多是粗糙的黄褐色,一看就知道是长期劳作的缘故。由于采茶的时间久,指腹呈青灰色。她们也有对美的追求,几乎每个采茶女都戴有首饰,还有几位戒指、耳环、手镯、项链全部齐全。

为茶场除草除虫的土鸡
为茶场除草除虫的土鸡

  正在和她们聊天的时候,我惊奇的发现一群鸡子从茶园过道里排着队走过,真正是旁若无人,气定神闲,一路走一路咕咕咕地唱着歌,偶尔在茶树下刨动几下。

  这鸡在巡山吗?

  肖满让我猜。我说猜不到。他提示我看看茶园里的草多不多。

  我四下看,茶园里还真没什么草。这个季节,山坡上,田埂上到处都是野草,茶树底下光秃秃的,有点不可思议。

  我们茶园里一点农药都没有用,去年茶园里的草,请村民来割,没几天就长了起来。前面停割,后面长,这几百亩的茶园,光割草就需要大量的人力财力。后来,中科院的朋友传授了一种在茶园养鸡的方法,你看,那些杂草和虫子都是被鸡吃掉了。

  原来鸡是这里的功臣。我问山上有多少只鸡。他说没法数,鸡苗是八千只,现在鸡应该在三千只以上。

  我站在山顶的最高处看到鸡群好几个,它们各自成立了自己的小分队,在自己的地盘巡逻,发现虫子和野草毫不客气的消灭在自己的肚子里。

  一位村民向我举起一只手,他的手里握着三个鸡蛋,高兴的向我展示。这里的鸡有的太懒,不到鸡窝就下蛋了,采茶女拾到后就归自己,这些意外的收获跟抽奖似的具有不确定性,对采茶女来说也是一种小惊喜。

  肖满他们对这里的村民是宽厚的,敬重这里的村民,也给予他们很大的帮扶。这里的气候和土地适合种茶,村民或多或少种一些茶自己喝,肖满免费为他们提供茶叶加工。肖满觉得乡里乡亲的,这些事都是小事,应该做的。

  晏河村的晏书记对肖满这些承包商也是赞不绝口,他说晏河村属于一般贫困村,现在全部脱贫了。他的言语非常自豪,接着说晏河村村民脱贫是多方面帮扶的结果。像肖满他们实实在在为这里的村民干了实事。晏河村山地多,农田少,种茶、茶园维护、采茶、制茶、销售等各个环节都需要人力,白龙岭茶园为这里的村民提供了很多就业岗位。目前正是采茶季节,晏河村里的村民不够用,肖满他们每天到断河坪或者附近其他村子里招人,车接车送,中午管饭,每天现结账。白龙岭茶园,为周边几个村子都带来了实惠。

  除了给村民得来实惠,白龙岭的茶品质比以往提升了很多,是真正的高香茶。肖满承包之前的茶园由村里的一名村民承包,因为没有精力打理,只好用化肥,打农药,所以茶的品质很低。

  这位村民我见过,他很坦率的承认当初也是没有办法,后来经营不下去,就把茶园还给了村子。肖满进村后,承包了茶园,扩大种植规模,施肥用芝麻饼,人工割草,后来茶园养鸡,充分保护了茶园的生态发展。

菜农将采摘到的新鲜茶叶分类挑选
菜农将采摘到的新鲜茶叶分类挑选

  傍晚,我们从茶园回到茶厂,后院里采茶的人正在交茶。交茶前,把篮子里的茶叶倒入簸箩或簸箕里,把茶择一遍,有虫斑的不要,叶片多的去掉,然后上称秤。登记数量后,就按标准发劳动报酬。

  村民称完茶叶,就围到登记处拿钱,多劳多得,快的一天可以采五斤茶,每天收入一两百元。村民拿到钱很开心,一位大姐还晃着钱给我看。辛勤付出后的收获让她们满心欢喜。看她们那么高兴,我要给她们照相。那位大姐说,太丑了,不照不照。

  我说哪里丑,您看您戴那么多金银首饰,还有珠宝,一看就是有福气的人。

  我自己挣钱买的,她自豪的说。

  她端坐在凳子上,我正准备照,她说等等。我移开镜头,看她取下袖头,把袖口的毛衣扯了扯,然后笑着看我。镜头里我看到她戴着两个戒指,一个手链,一个手镯,还有一对耳环。这是幸福生活的彰显啊,我心里想着。大姐绕到我身后要看看手机里她的形象,我把手机凑到她眼前,说美得很。后来忙着给其他人拍照,等我忙完,天色已晚,没有再见到她,她应该已经下山了。

  八九点的时候,已经听不到鸟鸣,月牙当空,群星闪烁,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下来,厂房里的席子上,簸箩里,摊放着嫩绿的新茶。机器嗡嗡的轰响,杀青、揉茶、捋条、烘干、提香,五道工序,每道工序的机器是不同的,整个流程需要六个小时。晚上劳作的全部是男人,他们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制作新茶。

  夜很深了,山风阵阵吹过,门前高耸的松树轻轻摇动,冷空气一阵阵袭来。我裹着披肩,朝山下望,白天的桃红梨白茶青青都被裹在夜色里,到处漆黑一片。

  肖满坚持送我们下山前往板桥镇,他开车在前,我们跟在后面,顺着蜿蜒的山路前行。走了一段路,我抬头遥望,静谧的夜色里醒目的除了月亮星星,还有那厂房里那盏明亮的灯光。

(编辑:丁喆)
关键词:南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