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教文化 > 正文

恩施市教育局:资助路上撑起片片“绿荫”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09日 10:40 来源:中新网湖北

  中新网湖北新闻11月9日电 (袁作森 杨洁)“各学校资助工作顺利,我的分管工作就顺利,若我的工作顺利,学生资助款就能快速送达到最需要的地方。”——这是恩施市芭蕉侗族乡中心学校分管学生资助工作的李堂云老师在工作中常常默念的一句话。

  拨通李堂云电话,从电话里得知她正在从该乡扶贫办回中心学校的路上。在电话里她告诉我“乡扶贫办准备资助7个特别贫困的学生,我在辖区内各学校报送的贫困学生信息中,进一步核实学生‘家底’,整理7个贫困学生的信息资料,交乡扶贫办核查。”为了这7个资助名额,李堂云来回数趟奔波,这也便是恩施城乡结合部素有“侗乡”之称的几10个学校资助工作员的缩影。

  破解“难题”心亦乐

  恩施市芭蕉侗族乡有19所中小学校和教学点,每学期有条件享受学生资助的对象达1000多个。这对于分管资助工作的老师们来说,是一个艰巨的任务。承担辖区资助工作的老师都不是专职,村级小学及教学点的资助工作员更是超负荷工作。所有的工作“难题”,都没有成为高效完成这份工作的阻碍。

  最难的一关,就是资助对象的精准锁定。每一个享受资助的对象都要经过一个严格的甄选程序,从学校对贫困家庭学生进行调查统计到组织符合条件的学生填写申请表,再到户籍所在地对资助对象信息进行审核和签署意见,才算最终确定。在这个过程中,分管老师们要走家串户宣传相关扶贫资助政策和调查摸底学生基本情况。在对象摸清后,形成表册,上报审核,进行公示,直到群众无异议。这一项项繁琐的工作中还会遇到诸多意想不到的“难题”。

  有些家长不理解对象确定程序,就执意找学校要资助名额,“揪”着资助工作员不放,这足让他们很头疼。芭蕉侗族乡白果树村有一对姐弟,在姐姐读一年级时,家里为贫困家庭,姐姐为被资助对象,可弟弟出生后,家里已经脱贫。按照规定,已经获得资助的姐姐可继续享受相关资助政策直到小学毕业,而弟弟则无法享受。家长不理解,认为姐姐享受了弟弟也该享受。学校分管资助工作的教师解释了政策规定,家长还是不理解,要求给予资助,态度还很不友好。作为资助工作员,此时也很无奈,但卸下“包袱”后,继续耐心做好解释工作。

  遇到“额外”的麻烦,芭蕉资助工作员用良好的心态去解决,让所有的工作不被“麻烦”牵绊。一位从宣恩县转入恩施市芭蕉乡就读的学生,被初步确定为资助对象。然而,这位学生的户籍在宣恩,很多资料还要回户口所在地去办理,家长觉得自己的家庭条件好转了就选择自愿放弃学生资助。即使放弃了,对资助工作员来说,并不意味着这项工作结束了。他们还要整理好资料和自愿放弃的证明材料,完成好每一个环节的工作。

  挨家挨户张贴宣传单和走家串户讲解资助政策是资助工作员每个学期必有的“特殊家访”。今年6月,芭蕉侗族乡辖区内各中小学,全体老师,全员出动,到乡内所有被资助学生家中张贴资助政策宣传单。1000多户家庭,265个老师,大路开车,小路步行,没一点拖沓,没有一点懈怠,挨家张贴,挨户讲解。每每这个季节,运动鞋和运动衣就成了资助工作员特别的制服。但他们觉得只要辖区内贫困家庭满意了,如何忙碌也乐在其中。

  资助路上撑“绿荫”

  在农村学校,学生资助工作一直贯穿于教育工作中,特别是自国家开始实施精准扶贫工作以来,学生资助工作成为了精准扶贫工作这个大任务中的一块,也是国家扶贫攻坚计划中的重要一环。

  确定资助对象的那段时间,芭蕉侗族乡白果树小学资助工作员陈春花遇到“麻烦事”。有个被资助的孩子迟迟没有交户口本,老师通知好几次了,依然没有带来。这让所有信息采集工作被搁置,也使得接下来的资助工作无法开展。资助老师有些懊恼地拨通了学生家长的电话,却听到了让人心酸的消息。孩子父亲重病住院,户口本一直被放在医院。本因迟迟不交户口本一事有些烦躁的资助工作人员,此刻却责备不起来“迟到”的户口本,反而关心起家长的病情安慰家长安心养病。于是,陈春花老师利用休息时间去医院拿户口本,看望并进一步了解这个家里的具体情况。为了不耽误孩子爸爸住院需要用到户口本,陈春花老师办理完资料后就及时地归还。临走时,孩子妈妈紧握着她的手,表示感谢。回学校的路上,陈老师陷入沉思:觉得自己在开展工作时的那点不如意和心烦,与这个挑起家庭重担的母亲比起来又算什么呢?

  2016年春,新学期的家访工作开始了,芭蕉侗族乡四方坪小学决定到每一户被资助对象家了解情况。走完大路,穿过树林,爬完小石梯,来到了一位情况比较特殊的学生家。这位学生家里的房子全貌还停留在8年前,孩子爸爸离开的那天,除了有个门能为这个家挡些风雨,屋舍的外墙还是当年没来得及刷的砖墙,地面依然坑坑洼洼,所有的窗户都是用塑料薄膜挡着,由于时间太长了,有些塑料薄膜,已经开始破裂张开。这个只有孩子和奶奶两个人的家,即使开春了,也感觉十分冰凉。看到老师们的到来,腿脚不方便的奶奶,拄着拐杖出门迎接。看到奶奶肿得发亮的双腿,老师们赶紧前去搀扶着,让孩子给奶奶搬来椅子。当问到奶奶,病到这么严重了,为何不去医院看看。她说:“过两天,等拿了村里给我们的补助,就去买点消肿药。”奶奶的眼眶湿润了“我没事,我就是担心自己走了,留下秋秋一个人,没人照顾。”谈话间奶奶眼眶一直湿润着,随行老师真希望各项资助款能多点,让奶奶快点好起来,能多些时间陪陪自己的孙女,能看到自己的孙女有出息。

  2018年是芭蕉侗族乡柳树沟小学资助工作员童思茂从事该项工作的第二年,从最初的烦躁,到后来的接纳,再到现在对这份工作充满干劲。他说,“我开始喜欢上这份工作是因为一个懂事的孩子。”2017年,在资助工作过程中遇到了这样一个孩子和他特殊的家庭。孩子父亲身体残疾,母亲智力残疾,他们家离学校很远,步行要近3个小时。为了保证不迟到,小女孩每天比同龄孩子要早起两个小时,晚回家两小时。可是没有阻碍这个孩子认真学习,追求上进的心。在班上,小女孩学习一直名列前茅,作业本上的字就像钢板刻写的一样。更加可贵的是她每天充满朝气,还是老师的得力小助手。不是了解孩子的家境,很难想象这个小女孩经历了那么多生活的磨难。学校老师原本以为,有了交通补助以后,这个小女孩就不用这样辛苦了。可得到补助后,小女孩依然步行上下学。她说:“我舍不得花钱坐车,这些钱可以留着贴补家用。”困境没有在孩子心里和脸上写下痕迹,也便是学校资助工作员最有价值的体现。

  恩施市芭蕉乡资助工作员们常常调侃自己,颈椎病是我们的“标配”。纤瘦的双腿是我们的“福利”,长期的家访让我们“身材”越来越好。可再多的困难都会被家长打来感激的电话冲得烟消云散;所谓的“麻烦”也会因为看到困境中的孩子安心学习而变得渺小。

  矫健走来写“丰收”

  恩施市教育局资助中心负责人杨胜勇说:“资助工作扶持贫困,对于受助孩子来说,使其在暂时的困境中得到帮助并能茁壮成长。在学校育人过程中也要让他们明白‘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的道理。”

  为落实感恩教育,芭蕉侗族乡辖区各个学校长期借助主题班(队)会、国旗下讲话、团(队)日活动等形式开展感恩教育。让孩子们在感恩教育活动中,心灵受到洗礼,并从学校延伸到每一个家庭。

  近年来,恩施市芭蕉侗族乡全面落实各级资助政策,结合全乡实际,构建了从学前教育到义务教育阶段全覆盖的资助体系,狠抓政策宣传,让学生资助政策家喻户晓,规范管理,严格学生资助工作程序,做到了“应补尽补,不落一人”,不让一个学生因贫失学。2015秋至今,该乡共资助学生13124人次,发放资助金369万余元。

  恩施市芭蕉芭蕉侗族乡的全体资助工作员在历年的资助工作中,总能在全市率先完成各项工作,并做到保质保量。分管资助工作的李堂云老师,多次被该市教育局评为优秀资助工作者。她说,“这份荣誉是全体芭蕉资助工作员挣来的,是大家的共同成果,没有大家的努力,也就没有上级的认可和山乡群众的点赞。”(完)

(编辑:刘莉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