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 > 正文

旧病未治又现新疾 地方考核机制不健全套路多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07日 10:33 来源:半月谈
分享到:

  旧病未治又现新疾 莫让考核套路阻碍大局

  考核的初衷,在于通过目标任务和奖惩机制推动各项工作落实落细。然而,一些地方在迎检过程中出现的套路竟是五花八门。除了考核量多、形式僵化、时间密集等“旧病”外,一些考核形式主义等“新疾”也愈来愈突出。需要引起注意的是,似乎考核内容越多、考核力度越大,治理体系就越丰富,治理能力就会提升。

  考核“旧病”未治,又现“新疾”

  东部沿海地区一个经济技术开发区,经过20余年发展,工业用地几乎饱和,产业结构已成体系。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表示,如果还是仅考核工业产值、固定资产投资增加值等方面,该区发展的成绩单将会非常扎眼。

  实际上,近两年来这一老牌开发区信息经济占比已超过50%,科创中小企业数量突破1000家。“考核指挥棒层层传导,到了基层仍然还是老几样,很难准确反映我们的工作方向和成绩。”该管委会主任说。

  西部某省区多名扶贫干部告诉记者,扶贫工作考核,检查频繁不说,不同部门主导的考核标准也各不相同,令基层干部常常顾此失彼。“比如贫困户收入核算,这周林业口来个检查组说某项补助应当算在收入内,下周农牧口的检查组来了又说不算。我们整改来整改去,很多时间都花在做表格上。”一名乡镇扶贫专干说。东部某市经济和信息化局相关负责人反映,在考核中,环保指标和工业指标很难兼顾。“如果哪头都顾,哪头都达不了标。”

  一名乡镇干部告诉记者,有些通过考核评上优秀的单位,实际上是奉行“不干不错”的原则。有干部打了个比方:部门A一年只承担几项任务,部门B一年要承担上百个项目,结果工作精简的部门A考核优秀,部门B因为只完成90%的任务,处于考核劣势。

  受访干部普遍表示有过突击应对考核的经历。“考核要的那些东西,就算我没有,到最后也能‘变’出来。”一名基层干部无奈笑言。东部某省一乡镇党委书记透露,年中的一些考核,政府部门都会向属地大企业“借”一些数据,例如半年报数据就“借”到9月份。

  考核方式的形式主义问题也普遍被诟病,考核结果的好坏,似乎就取决于迎检迎考的材料准备是否到位。据一位驻村干部介绍,几乎一个星期都在陪各个检查组,有时候一天三拨,早上两拨,下午一拨,中午也闲不下来,不时穿插临时性的检查、调研。

  准备材料是必不可少的。以一项检查工作为例,汇报材料共分九大类,每一类有五六个小点,每个小点要两到三份材料,一份多则七八页,少则两三页,摞起来接近三本书的厚度,检查人数多的时候,材料得用车装。

  东北某单位一名办公室干部告诉记者,在面对不同级别部门、不同类别的工作检查组时,基层还要准备不同规格的文书。“有些文书格式是固定的,要填写七八页那么长,但多数是面向大企业、大机构准备的,基层没有那么多项内容可填,也硬是要写够。你仔细去看,一份材料里也就能摘出两三句有用的话。”

  考核体系距离现代化治理目标差距较大

  “我们的考核指标体系跟现代化治理目标还有很大差距。”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萧鸣政表示,目前的考核指标审计性较强,且各个单位各自为政,指标出台多,未经科学设计与论证,质量参差不齐。

  辽宁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王磊认为,考核本质是一种监督与激励机制。制定考核办法时应首先明确考核目标,充分考虑考核的差异化与人性化,避免弹性大、一刀切。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句华说,公务员系统考核指标的设立,应当以不断提升服务人民的能力为导向。“不管在哪个国家,在什么样的组织机构,考核的最终目的是激励员工不断发挥自己的积极性,实现组织目标。”

  针对考核中出现的旧病新疾,受访者建议,可以引入第三方专家力量,选取试点,对政府部门的工作内容、分工等进行评估,根据不同地方、部门、层级、岗位的工作实际设计考核指标,并在实际操作中不断修正。

  多部门要进行统一标准和归口。“制定考核标准的部门过多,最后全都要落到基层。条条多、块块少,基层肯定应付不过来。”萧鸣政认为,解决考核打架,一定要在顶层设计上做文章。“要么上面归归口,把公务员考核的工作归到一个部门来做,提前半年或更长时间制定统一指标;要么仍旧条块分开,但考核所用的数据、标准等需要统一,避免基层在统计时做重复劳动。”此外,有必要平衡日常考核与年终考核,不搞岁末集中突击。数据的积累要在平时做,到了年终造假空间就很小。

  考核须健全机制,保证高站位和前瞻性

  一边是办法陈旧、有失公允、一事多考;一边是敷衍应付、流于形式、弄虚作假,考核指挥棒两端的问题的确由来已久。

  诚然,制定考核规则和办法初衷并不是让被考核者人人满意,甚至出于激发效率、赏优罚劣的目的,考核本身就应该带有一定的严苛性。但目前一些地区针对企事业单位、政府部门的考核,缺乏科学合理的体系,标准模糊、难以执行。

  作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具体要求,科学的考核包括标准统一、执行公正、健全追责机制等方面。目前,许多考核只想领导看什么,不问群众要什么。考核的内容必然远离群众呼声,更会招致基层干部反感。最终得到的只能是以形式“应付”形式、以虚假“装饰”虚假。

  考核必须保证高站位和前瞻性,不能简化成一张年度成绩单、一份工作流水账。当前,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部分地区还在片面追求漂亮数据,对科研投入、人才引进、企业培育等方面的指标避而不考。这样的考核结果,只能是导向出错、南辕北辙。

  一支乐队的繁弦急管、钟鼓和鸣,全在一根指挥棒。各地建立适应经济社会发展、政府职能转变的科学考核体系,既迫在眉睫,又任重道远。(半月谈采写记者 吴帅帅 鲁畅 徐海涛 高博 王沁鸥 白涌泉)

(编辑:刘莉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