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新闻 > 正文

北大女博士不幸得“渐冻症” 在汉捐出所有器官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13日 10:38 来源:长江日报
分享到:
29岁的北大女博士娄滔多次表达了捐献器官的意愿 记者任勇 摄

  “一个人活着的意义,不能以生命长短作为标准,而应该以生命的质量和厚度来衡量。我要有尊严地离开,爸爸和妈妈,你们要坚强地、微笑着生活,不要为我难过。

  我走之后,头部可留给医学做研究。希望医学能早日攻克这个难题,让那些因为“渐冻症”而饱受折磨的人,早日摆脱痛苦。

  请遵循我的意愿:其他所有器官,凡是可以挽救他人生命的,尽可以捐给他人使用。剩余肉体,火化后请将骨灰撒进长江,不要修坟头、占用任何地皮,不要给这个社会带来任何负担。

  不要举办任何治丧仪式,更不要收取亲朋好友、任何人的慰问金。请让我静悄悄地离开,不留任何痕迹,就如我从来没来过。”

  29岁的北大女博士娄滔,在患上“渐冻症”以后,留下“遗嘱”。在和病魔抗争2年后,2017年10月11日,娄滔就读的北京大学历史学院领导,特地赶到武汉汉阳医院,将一本北京大学“荣誉博士”证书,交到娄滔父亲手中。

  恩施土家女考上北大博士

  “女儿得了‘渐冻症’后,多次要求死后将器官捐献出来,这是她最后的愿望。”10月12日,54岁的娄滔父亲娄功余告诉记者,他和妻子汪艳梅是湖北恩施土家族人。女儿娄滔是两人唯一的女儿。

  2007年,娄滔以优秀的成绩考入中央民族学院历史系预科班。5年后,被学校保研至北京师范大学;2015年,又以笔试面试第一名,考入北京大学历史学院,攻读古埃及史。

  娄功余说,女儿高中就住校,独立生活能力很强。自从到北京读大学后,除手机、电脑需要父母额外赞助外,每月生活费标准,一直都是1000元。不足部分,则完全靠刻苦读书得来的奖学金。

  娄滔善于学习。在北京师范大学读书时,别人为论文忙坏了。但娄滔还在寝室看似漫不经心地养花、给同学做美食。最后一个星期,娄滔洋洋洒洒几万字的论文交上来,被评为优秀论文。

  希望留下健康美好的形象

  娄滔的人生规划,是毕业后做一名教授,传道授业。她的身体一直都很好,在学校跑过万米长跑,还经常游泳。

  娄功余说,2015年8月,娄滔回恩施度暑假,经常说身体浑身没力气,上楼乏力。当时,父母还笑女儿“太娇气”。10月份娄滔返校后,一天早晨给妈妈打电话,说一只脚尖不听使唤。起初,以为是颈椎或者腰椎问题。直到“北医三院”和多家大医院权威教授诊断,才确诊为“运动神经元病”。

  运动神经元病俗称“渐冻症”,目前病因病理不明,在世界上属于未攻克难题。其可怕之处在于,患者意识清醒,会慢慢感受到全身不受控制,最后连呼吸肌都无法自主,只有眼睁睁等死。

  为了不拖累男友,在患病1个多月后,娄滔主动提出和男友分手,并谢绝很多同学的看望。她希望留在大家的心目中,是一个健康美好的形象。

  让家人感动的是,娄滔患病后,很多人都伸出援手。在“轻松筹”平台,两次爱心筹款100多万元。

  病情恶化长期医治无效

  2016年10月,娄滔被转回恩施一家医院保守治疗。她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最后连吃饭张嘴都没力气了。2017年元月,因大脑缺氧深度昏迷,娄滔住进了ICU。失去了自主呼吸功能的娄滔,被迫切开气管,用呼吸机维持生命。

  尽管如此,娄滔在患病期间,仍坚持“听”完了60多部中外世界名著。

  娄功余说,“渐冻症”病人发展后期,整个人都如同面条一样瘫软。女儿曾多次提出不治了。但作为父母,只能劝女儿继续坚持。

  早在娄滔清醒时,曾多次表达了捐献器官的意愿。一次,她将护士喊到床边,以口授护士执笔的方式,写下了本文开头那3个愿望。在几百字的“遗书”中,她希望在人世最后一程,捐献自己的器官,作为对社会的回报。

  10月9日清晨7时,经过省红字会牵线搭桥,娄滔被接到武汉汉阳医院,家属代替她在人体器官捐赠登记表上,签下了名字。(长江日报记者尹勤兵)

(编辑:裴春梅)
关键词: